各地机构:深圳 香港 广州 东莞 佛山 珠海 汕头 北京 上海 重庆 成都 长沙 济南 福州 南京 沈阳 武汉 台湾 美国 加拿大 英国 法国 更多...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百度首页
咨询热线:0755-89800981    18926562158  
上厕所摔死是否是工伤?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朱运德律师 阅读:3717

上厕所摔死是否是工伤?

---何文良诉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局工伤认定行政行为案

 


20049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4]9期出版)

全文

    
裁判摘要:根据劳动法第三条的规定,认定劳动者工作时间在工作场所的卫生设施内发生伤亡与工作无关,属适用法律错误。

    
原告:何文良,男,70岁,农民,住四川省盐亭县五龙乡。

    
被告: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陈昌华,该局局长。

    
第三人:成都四通印制电路板厂。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簇桥乡。

    
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武侯区劳动局)于20021023日以成武劳函[2002]23号《企业职工伤亡性质认定书》认定何文良之子何龙章的伤亡性质不是工伤。何文良不服,向成都市劳动局申请复议,成都市劳动局于20021211日作出成劳社行复决[2002]1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武侯区劳动局对何龙章伤亡性质认定。何文良仍不服武侯区劳动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于200319日向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诉称:何龙章生前系成都四通印制电路板厂工人。2002924日下午的上班期间,何龙章被发现摔倒在车间旁的厕所内不省人事,经送往医院急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为重型颅脑损伤,呼吸循环衰竭。因厂方未及时足额支付治疗费及其他相关费用,也未提起伤亡性质认定,我于2002108日向武侯区劳动局申请对何龙章伤亡性质认定,武侯区劳动局认定何龙章不是工伤所依据的事实不清,回避了厂方的厕所潮湿,有重大安全隐患的事实。死者明显是被厕所内的积水滑倒而致颅脑损伤,且应与工作有关,请求撤销被告对何龙章作出的伤亡性质认定。

    
原告提供的主要证据有:

    1.
何文良与何龙章的关系证明,用以证明提起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

    2.
成都四通印制电路板厂厕所的照片,用以证明该厕所有积水、湿滑,具有不安全因素。

    3.
何龙章摔倒时被积水浸湿的衣服,用以证明何龙章的摔倒为厕所湿滑所致。

    
被告辩称:我局受理原告申请后,即派人到成都四通印制电路板厂进行了调查,因为何龙章是上班铃声响后未进车间而先到厕所小便,在厕所里不慎摔伤,经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故认定何龙章上厕所与从事的本职工作无关,不属于工伤。原告称厕所存在不安全隐患,没有证据证实。

    
被告提供的主要证据有:

    1.
《工伤认定申请书》,用以证明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局是根据何文良的申请对何龙章伤亡性质予以认定的。

    2.
成武劳函[2002]23号《企业职工伤亡性质认定书》,用以证明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局对何龙章伤亡性质的认定结论和理由。

    3.
成劳社行复决[2002]1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用以证明成都市劳动局对何龙章伤亡性质认定的复议结论和理由。

    4.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用以证明何龙章的死亡时间为2002928日,原因为重型颅脑损伤致呼吸循环衰竭致死

    5.
《何龙章事故调查报告》,用以证明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局在对何龙章伤亡性质认定前,派人到簇桥乡高碑村村委会和四通印制电路板厂调查何龙章伤亡致死的原因及有关情况。

    6.
张策、黄泽刚、骆志强的证人证言,用以证明事发当天四通印制电路板厂的厕所地面无湿滑现象。

    
被告提供的法规依据有:

    1.
劳动部19968月发布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

    2.
四川省劳动厅于1989年印发的《关于划分因工与非因工伤亡界限的暂行规定》。

    3.
四川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2002109日《关于职工伤残性质认定问题的复函》。

    
第三人辩称:我厂的厕所从未发生过有人滑倒的情况,被告对何龙章伤亡性质的认定是正确的。

    
在法庭质证中,原告何文良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4无异议,但认为证据5的内容不真实,证据6中的被调查人均为四通厂职工,与被告存在利害关系。同时认为被告在认定何龙章是否属于工伤时对于有关法规和规章的理解有误,因为《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没有规定必须是在工作岗位上发生的伤亡才是工伤,被告把上班时间上厕所理解为与工作无关,没有法律依据,而且《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九条中规定的不认定为工伤的情形没有将上厕所排除在外。被告认为原告的证据2不能证明现场湿滑,从照片上看地面无明显积水,原告的证据3既不能证明是何龙章发生意外时所穿的衣服,也不能证明厕所湿滑;同时认为认定何龙章是否属于工伤时适用的法规、规章无误,职工上厕所与工作无直接关系,应属于私事。第三人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无异议。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何文良系何龙章之父。何龙章生前系第三人成都四通印制电路板厂工人,该厂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楼建力。何龙章20002月进厂工作时,未与厂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02924日下午上班铃过后,何龙章在进入车间工作前,到该厂厂区内的厕所(该厂只有该厕所)小便,几分钟后即被一起上班的工人张策、骆志强等发现仰面倒在厕所的地上不省人事,厂方立即将何龙章送往武侯区人民医院抢救,经救治无效,何龙章于28日死亡。武侯区人民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证明何龙章死于呼吸循环衰竭,重型颅脑损伤。原、被告双方对以上事实认可无异议。

    2002
108日,原告何文良向被告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局申请对何龙章给予工伤(亡)认定。武侯区劳动局认为,何龙章在工厂区域内、上班时间上厕所摔伤致死,不符合劳动部《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四川省劳动厅《关于划分因工与非因工伤亡界限的暂行规定》第一条第一项及四川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职工伤残性质认定问题的复函》关于工伤必须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区域内(含因公外出),在完成本职工作任务中发生的意外摔伤等规定,何龙章上厕所是与其本职工作无直接关系的私事,因而何龙章受伤死亡不属于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并于20021023日在《企业职工伤亡性质认定书》中认定何龙章不是因工负伤(死亡)。何文良申请行政复议后,成都市劳动局于20021211日在《行政复议决定书》中认为:何龙章在厂区内、上班时间在厕所里摔伤致死,是一次意外事故。申请人提出的请求理由事实证据和依据不足,维持了武侯区劳动局对何龙章不构成工伤的行政认定。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认为:

    
何龙章作为第三人四通印制电路板厂的职工,已与四通印制电路板厂建立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何文良是何龙章之父,在认为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子依法获得工伤保险赔偿待遇的合法权益时,有权提起行政诉讼。被告武侯区劳动局是主管劳动与社会保障的行政机关,具有对辖区内的职工伤亡性质认定的行政职权。武侯区劳动局在举证期限内没有提供向何文良送达成劳社行复决[2002]1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证据,亦未就何文良的起诉期限提出异议,根据行政诉讼举证责任的相关规定,武侯区劳动局对此负有举证义务,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视为何文良是在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的十五日内提起行政诉讼,符合起诉条件。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是:武侯区劳动局认定何龙章在上厕所中因摔伤致死与其本职工作无关有无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以下简称劳动法)第三条规定,劳动者享有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上厕所是人的自然生理现象,任何用工单位或个人都应当为劳动者提供必要的劳动卫生条件,维护劳动者的基本权利。上厕所虽然是个人的生理现象,与劳动者的工作内容无关,但这是人的必要的、合理的生理需要,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被告片面地认为上厕所是个人生理需要的私事,与劳动者的本职工作无关,故作出认定何龙章不是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与劳动法保护劳动者合法权利的基本原则相悖,也有悖于社会常理;根据《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九条规定,职工由于下列情形之一造成负伤、致残、死亡的不应认定为工伤:(一)犯罪或违法;(二)自杀或自残;(三)斗殴;(四)酗酒;(五)蓄意违章;(六)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其中列举的不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均是职工因自己的过错致伤、致残、死亡的,由于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何龙章受伤是因自己的过错所致,因而不属于不应认定为工伤的情形。根据武侯区劳动局提供的四川省劳动厅《关于划分因工与非因工伤亡界限的暂行规定》第二条确定比照因工伤亡的原则为职工发生与生产、工作有一定关系的意外伤亡的规定,即使是在上下班时间、在上下班必经路线途中,发生属于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其他无法抗拒的意外事故致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或死亡的,都应当确定为比照因工伤亡,而何龙章则是在上班时间在工作区域内发生的非本人过错的伤亡,不认定为工伤与上述法规、规定的本意不符,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因此,武侯区劳动局根据何文良的申请对何龙章受伤死亡作出不予认定为因工负伤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法规依据。关于原、被告对何龙章是否是因用工单位的厕所存在不安全因素摔伤致死的争议,因对本案不产生实际影响,故对此不作认定。

    
综上,被告武侯区劳动局在《企业职工伤亡性质认定书》中对何龙章的伤亡性质认定为不是因工负伤不符合法律规定,所适用法规、规章不当,应予撤销。因武侯区劳动局为主管劳动与社会保障的行政机关,负有对其所辖区域内职工伤亡性质予以认定的行政管理职权,故被诉行政行为被撤销以后,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法行使职权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原告何文良的诉讼请求,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应予以支持。

    
据此,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于2003516日判决:

    
一、撤销成都市武侯区劳动与社会保障局成武劳函[2002]23号《企业职工伤亡性质认定书》;

    
二、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根据何龙章近亲属的申请对何龙章死亡是否属于工伤重新认定。

    
一审宣判后,四通印制电路板厂不服,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四通印制电路板厂的主要理由是:何龙章上厕所发生意外摔伤致死是与工作无直接关系的私事,事发时何龙章虽然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区域内,但并不是在完成本职工作任务中发生的意外摔伤,不应认定为因工负伤。劳动部关于在上下班的规定时间和必经路线上,发生无本人责任或本人主要责任的道路交通机动车事故的规定,属法规专项规定的特例,不应任意扩大解释。一审法院据此推论认为上厕所摔伤属工伤,没有法律依据。

    
何文良对原审判决无异议。

    
武侯区劳动局二审辩称:何龙章在事发地摔伤,并非在厂方安排的本职工作岗位上,也不属于完成本职工作任务中发生的因公所致的伤亡,且事发地并不存在安全隐患,应是偶然发生的意外事故,该情形不符合劳动部和四川省劳动厅关于认定工伤的规定。原审判决中以上厕所是个人必要的、合理的生理需要,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这一自然现象来认定工伤,缺乏法律依据。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查明的事实。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劳动者享有获得劳动安全卫生保护的权利,是劳动法规定的基本原则,任何用工单位或个人都应当为劳动者提供必要的劳动卫生条件,维护劳动者的基本权利。劳动者在日常工作中上厕所是其必要的、合理的生理需求,与劳动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被告作出的行政认定未体现劳动法中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基本原则,属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撤销成武劳函[2002]23号伤亡性质认定,责令成都市武侯区劳动局对何龙章死亡性质重新认定正确。

    
据此,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规定,于2003917日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相 关 信 息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业务中心 | 会员服务 | 诚聘律师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律师追债网 本站域名:www.zhuizhai.net
主办单位: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 主办律师:朱运德律师
朱运德律师执业证号:14403200510920430 
深圳地址:广东省深圳市金田路金中环商务大厦42楼
广州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华南农业大学法学院曾律师转
长沙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韶山北路39号维一星城2012室
武汉地址:武汉市东湖开发区珞瑜路889号光谷中心花园B-2座2202 
咨询热线:0755-89800981 18926562156   E-mail:412307187@qq.com
本网站非营利机构,有何建议请与站长联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效果 
网站建设维护单位:亚网互联